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投资者教育

P2P网贷平台债权转让的合法性解读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19日 15:56:17 访问人数:548

债权转让一直都是P2P网贷平台开展的主要业务之一。该类业务在实际运作中虽然名目繁多,例如,以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出现,或以活期、定期理财产品的形式出现,但其本质上无外乎三种形式的债权转让:一是出借人之间的债权转让;二是出借人将债权转让给平台;三是出借人将债权转让给上述两类人之外的第三方。根据2017年12月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颁布的《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下称“《57号文》”)的规定,我国对P2P网贷平台开展的债权转让实行严格管控,划定禁止业务的政策红线,使得P2P网贷平台面临较大的合规风险。本文拟结合现有的法律、法规、政策和司法判例进行解读。

债权转让.png

一、民法上的许可

债权转让,又称“债权让与”,是指债权人将债权的全部或部分转移于第三人的行为。根据《民法总则》的规定,民事主体享有债权,既有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或抵消、免除的权利,亦有转让债权的权利。《合同法》第79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债权全部让与第三人的,第三人取代原债权人成为原债务人的新的债权人,原债权人因债权转让而丧失债权人的权利。当然,《合同法》第79条也规定,下列三种情形的债权转让不合法:一是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二是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三是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因此,只要没有违反这些规定,债权转让就是合法的。

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P2P网贷平台为金融信息中介,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为借款人与出借人(即贷款人)实现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居间服务。在《57号文》出台前,并未禁止P2P网贷平台成为适格的债权受让人。在P2P网贷平台从事债权转让交易的参与人,主要包括出借人和其他受让人,也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其成为适格的债权受让人。因此,在许多司法判例中,出借人向P2P网贷平台转让债权,或向其他出借人及第三人转让债权的行为,只要符合下述要件:一是转让行为不属于《合同法》第79条禁止转让情形;二是当事人转让债权的意思表示真实;三是债权人尤其是P2P网贷平台履行了债权转让通知义务,该债权转让就是合法有效的。

在“潘昱与北京恒元信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的民事判决书([2017]京03民终11529号)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了P2P网贷平台债权受让人的主体资格,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并受法律保护,支持恒元信业公司依据《投资咨询及管理服务协议》、《借款协议》及《债权转让通知》取得出借人对潘昱的债权,有权向潘昱主张偿还借款。也就是说,法院认可了自由协商下的债权转让行为。在“昆明邦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与云南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的民事判决书([2017]云01民终3342号)中,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P2P网贷平台出资收购出借人享有的全部到期债权的行为,系债权的转让,且向债务人、保证人履行了通知义务,P2P网贷平台遂取代出借人地位享有借款合同项下的所有权利以及与该债权有关的从权利。在“青岛开开贷投资有限公司与范鹏飞民间借贷纠纷案”([2016]鲁1324民初5607号)中,范鹏飞与开开贷公司约定,范鹏飞通过开开贷公司网络平台向投资者借款,并签署《借款承诺书》,若范鹏飞逾期还款,全体出借人一致同意将该债权转让给开开贷公司,由开开贷公司统一向借款人追索。法院认为,涉案网络贷款平台系青岛开开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所有,在涉案借贷中,开开贷网站为借款人与出借人提供交易信息、信用咨询、账户管理、特殊情况沟通等系列相关服务的行为,与借款人形成了居间服务法律关系,范鹏飞与开开贷公司的约定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且系争债权具有可让与性,开开贷公司也履行了通知义务,故认定债权转让行为有效。

二、新监管政策的禁止

2017年12月8日,银监会《57号文》对于P2P网贷平台的债权转让是否合规,作了如下规定:为解决流动性问题,在出借人之间进行的低频次债权转让,应认定为合规;对于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则应认定为违规;而以活期、定期理财产品的形式对接债权转让标的,由于可能造成资金和资产的期限错配,应认定为违规。同时,各网贷机构不得以出借人所持债权作为抵(质)押,提供贷款。

紧接着,各地相继出台P2P网贷平台的整改验收工作指引。在这些文件中,进一步明确了部分债权转让的合规性问题。例如,2018年1月8日,《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审核与整改验收工作指引表》发布。该指引表明确要求,禁止开展可以调整原始债权收益率的债权转让业务以及开展以出借人所持债权作为质押的“净值标”借款业务。2018年1月19日,深圳金融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全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整改有关事项的通知》,并附有《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整改验收指引表》,规定禁止开展以出借人所持有债权作为抵(质)押进行借款的业务。2018年2月1日,广东省金融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全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整改验收有关事项的通知》,对于出借人之间的债权转让,《通知》与中央精神保持一致,禁止高频次转让,仅允许低频次转让。广东指引还单独列出禁止“出借人转让未到期债权时,平台以自有资金受让该债权,成为实际债权人”的情形。

可见,在银监会和地方政府金融办的严格监管政策下,除了低频次债权转让,基本上禁止了P2P网贷平台其他一切形式的债权转让。这种规定也是与之前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将P2P网贷平台界定为中介平台的规定相一致。也就是说,P2P网贷平台在网贷中只是一个信息中介,只提供居间服务,不参与到借贷交易链条中,不为参与人提供担保,不提供增信服务,也不赚取利差,只能靠收取居间手续费营利。如果借款人违约,应由出借人自行承担所有后果。

从民法的视角来看,债权作为一种财产,各国皆以自由让与为原则,我国也不例外。网贷中的债权转让是否符合《合同法》第79条规定的三种无效情形?第一,纯粹的金钱给付债权债务,并不属于我国规定的依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情形;第二,当事人也未约定不得转让;第三,监管部门的监管政策尚未上升到法律层面,而我国法律并未禁止该种债权转让。因此,有人认为网贷平台的债权转让仍然是合法的。虽然由于新的监管政策刚刚颁布不久,尚未见到相关的司法判例,但是,我们应当清楚,我国对于金融行业实行严格管制,监管部门禁止的行为就是金融市场主体不得逾越的禁区,否则金融市场主体必将面临诸如市场禁入、罚款、注销许可证、吊销营业执照等合规风险。而且,对于某些行为,我国法律早已将其入罪。例如,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涉互联网金融犯罪案件有关问题座谈会纪要》的规定,“中介机构通过拆分融资项目期限、实行债权转让等方式为自己吸收资金的,应当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因此,网贷机构高管或关联人根据机构的授权,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直接放款给借款人,再根据借款金额在平台放标,将债权转让给实际出借人,这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此类判例较多,可参见林峥嵘、陈锡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17]鄂01刑终209号)、王毫严、王磊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17]京0105刑初99号)等。

三、低频次债权转让的例外

《57号文》明确规定,为解决流动性问题,在出借人之间进行的低频次债权转让是合规的。可见,我国对P2P网贷平台债权转让总体上持否定态度,但对“低频次债权转让”例外对待。当然,债权转让满足合法性须有三个要件:一是为解决流动性问题;二是在出借人之间转让;三是低频次。

第一,何谓解决流动性问题?流动性问题是指生产、经营中的资金周转等问题。P2P网贷平台是民间的个人对个人(即点对点)的借贷平台,其目的是为了解决个人、中小微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等现实问题。如果基于个人消费、享乐、挥霍的债权转让,很可能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诈骗行为。例如,在南京钱宝网案中,张小雷的债权转让行为被认定为非法集资。又如,在林峥嵘、陈锡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2017]鄂01刑终209号)中,法院也特别强调违法者设立P2P网贷平台不是为了解决流动性问题,而是出于非法牟利之目的。

第二,允许出借人之间的转让债权,这种做法是否与“各网贷机构不得以出借人所持债权作为抵(质)押,提供贷款”的规定相冲突?首先,后者规定的主体为“网贷机构”,而并未禁止“用户”,其所要限制的是由网贷机构作为放贷主体向出借人提供贷款的情形。根据《关于整改验收过程中部分具体问题的解释说明》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也是规定网贷机构不得发放贷款。其次,目前并无法律法规限制投资人在平台上作为借款人向其他用户借款或者转让债权。而且,投资人将债权作为自身债务的担保也有利于保护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因此,在网贷机构与用户签署相关合同时已明确约定网贷机构有权进行提现,并且已对用户履行告知和解释义务的前提下,该行为不存在合规风险。需要注意的是,一旦该用户的财产遭到司法保全,平台上的投资人不能享有优先受偿权。

第三,何谓低频次?较高的债权转让频次,将使得P2P平台债权“类证券化”。因此,需要在“量”上进行限制。但是,低频次的计量标准是什么,其次数是指转让一次、两三次还是多少次,是在一个多长的期限内总计,是指转让人的次数还是指受让人的次数,等等,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这将给监管者留下较多的自由裁量空间,也给P2P网贷平台带来一定风险。当然,只要坚持以解决生产、经营中的资金周转等问题为主的合理次数的债权转让,合规风险还是较小的。

  

来源: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法律服务中心   奚桢、刘焱白(原创)